当前位置:首页  媒体华园

广东法学会:国家宪法日系列访谈 专访华南理工大学夏正林教授

时间:2018-12-04单位:党委宣传部浏览量:14

分享到

  广东法学会网站12月4日报道 2018年12月,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副院长夏正林应广东省法学会邀请,接受“2018年12.4国家宪法日系列访谈”采访。

  问题:您觉得设立宪法日,对宪法的发展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夏正林:我们国家从2014年开始把“法制宣传日”改为“宪法日”,它主要就是突出宪法在整个法律体系当中的作用。大家都知道,宪法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大法,要搞好法制宣传,还是应该突出宪法,所以全民要守法根子还是要宪法,所以我们把“法制宣传日”改为“宪法日”,其实就是要突出宪法的作用,让老百姓意识到宪法治国安邦的功能,还是突出了宪法。

  问题:进入新时代,宪法经历了哪些发展,又将面临哪些挑战?

  夏正林:进入新时代,主要是指2018年修宪,把科学发展观以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到宪法里面,应该说这是对这么多年来我们党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的成果、马克思主义思想的一个新的发展,是将这么一个新的成果写到宪法里面。大家稍微回顾一下就会发现,1982年以来的宪法其实就是一部改革开放的宪法,它是贯彻落实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稍微回顾一下,1982年制定了宪法,1988年就把私营经济写到了宪法,1993年就把市场经济写到了宪法,1999年把邓小平理论作为指导思想写进了宪法,2004年又把“三个代表”写进了宪法,到了新时代我们这次又进行了一个提升,应该说整个就是一部改革开放的推进的历史,宪法在这里面就起到了保障和确认的作用。进入新时代以来,我们也还是要全面地推进深化改革,以此为主线,才能够把这部宪法的精神真正地贯彻落实。

  问题:说到修宪,这次宪法的修改是有一些比较重大的,我们先来谈一谈修改宪法对法治中国建设的意义体现在哪里?

  夏正林:这次修宪是顺应时代的,大家都知道,我们国家的宪法是在党的领导之下制定的,这次修宪也主要就是凸显了我们党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的过程当中新的指导思想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你在宪法里面要体现出来,把党的意志上升为国家的意志,然后由这个来指导全国各族人民,所以这次的意义就是它把这么多年来我们成功的经验、指导思想上升为国家的意志,成为一个全民都应该去遵守的准则,应该说这是最大的一个意义了。

  问题:在这次宪法修案花了大篇幅作出监察委员会的规定,您能否给我们解读一下,这样一种修改的意义体现在什么地方?
  夏正林:的确,这一次修宪,21条,里面有11条是关于修改监察委职责的,设置了监察委这么一个机构,这个机构的设置它具有宪法的地位,这也是这几年来党内进行监察体制改革的成果。大家都知道,监察体制改革主要的目的就是实现党对反腐工作的统一领导,原来党的纪委管党纪,监察部门管工作人员一般的违法违纪问题,反渎反贪部门就管刑事案件,所以这次把它统一起来,然后实现了全覆盖,应该说这一次的监察体制改革,经过几年试验以后取得了一定的成功,这次为了加强党对反腐工作的统一领导,我们就通过修宪的办法,把监察委上升到一个宪法的地位来。我认为还有第二个功能,通过修宪的办法来把监察体制改革的成果写进来,其实也是给监察委这么一个机构套上一个笼子,也就是宪法的笼子、制度的笼子,我们讲了,重大改革于法有据,首先是于宪有据,通过修宪确认了这么一个体制,监察体制改革就理顺了。同样,有了宪法的地位,监察委也就具有了合法性。
  问题:十九大提出合宪性审查,这样一项工作您觉得应该如何去推进?
  夏正林:合宪性审查是确保宪法实施、宪法威信和威严的一个最基本的工作,大家都知道,为什么民法有用,就是因为你违反民法,你可以到法院去告他,有法院管;刑法为什么有用,就是因为你违反了刑法,公安会找你,检察院会找你,法院会找你,甚至监察委也可以找你。但是,长期以来我们违宪的审查没有进行,但是它有特殊的历史背景,1982年在起草宪法的时候曾经准备设置一个宪法监督委员会,它的工作主要是合宪性审查,但是在特殊的背景下,因为当时我们是强调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就最终没有纳入文本。进入新时代以来,人们已经认识到了,重大改革必须要于法有据,首先要于宪有据,所以又把宪法的实施、宪法的威信提到这么一个高度上来了,所以加强合宪性审查又势在必行了。实践当中,要加强合宪性审查,我们现在已经设立了这么一个机构,就是把原来的法律委员会改成了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实际上已经为合宪性审查提供了一个物质基础和这么一个机构。下一步要做的就是还是要对这个机构本身立法,比如说宪法怎么解释、怎么审查,因为合宪性审查跟一般的法律审查是不同的,合宪性审查往往都是涉及到国家的公共决策大的问题的,所以必须要慎重,也要纳入到法律的轨道来,所以下一步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要对合宪性审查也要立法,推进这个工作,把它纳入到法治的轨道。
  问题:我们提到行政机关,其中就有领导干部,我们说到要抓住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您觉得这个关键少数怎么样去推进他们的合宪工作以及他们的法治思维落实到具体的行政工作之中?

  夏正林:所谓关键少数,就是总书记最近一次在全面依法治国领导委员会上面所讲的“十个坚持”里面的第十条,就是要抓住关键少数,这个关键少数主要就是指领导干部。为什么要抓住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呢,就是因为他手中有权力,有权力很容易违法,法律是干什么的呢,就是给这些领导干部关上一个笼子,怎么抓住他,一方面要把他关在笼子里面,但是你还是要看着他,他要学法,要尊崇宪法,他要在意识里面尊崇,行动上要遵守宪法,违反宪法要有法律的制裁或者是问责,要从这个角度把他抓住,他抓住了,整个法治政府就能建起来了,法治政府建起来了,整个社会的法律意识也会提高了。

  问题: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您觉得如何进一步提高宪法的实施水平,公众应该怎么运用到宪法?

  夏正林:这跟我们设立宪法日相关,我们为什么把这个问题强调这么多,这对中国有特殊的意义,因为我们的公众长期以来没有法制意识,也没有宪法的意识,所以我们要通过所有的社会成员,一直到基层,大家如果都有宪法意识了,那么整个法治政府、整个法治国家也能够建成了,因为法治社会的建设是基础,大家都有了宪法意识,我们整个国家法治政府、法治国家都能够建立起来了。要推进宪法的实施,第一步就是老百姓都要遵从宪法,他要有法律意识,公权力行使起来自动地也会有宪法意识,你不要指望一个国家所有的老百姓都没有宪法意识,就指望那几个官员、几个少数有宪法意识,它有个基数的问题,总书记讲了“法治社会是基础,法治政府建设是关键”,现在我们的基础没有,你抓关键也是很难的。现在的官员,他说他有法律意识,但是在实际工作当中,由于老百姓没有法治意识,没有宪法意识,他执法的时候也很难,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关系,我们要实施宪法,首先还是要抓宣传教育,先把整个法治的基础打牢,然后再抓关键,这样宪法实施才会更加有效。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