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校园新闻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陈国坚:卅载故纸堆 探源百年史

时间:2019-10-15单位:党委宣传部浏览量:1118

分享到

陈国坚

  人物简介:陈国坚,华南理工大学档案馆原馆长。1965—1970年在华南工学院造纸专业学习,先后担任造纸专业教师、化机系党总支副书记、代理总支书记、图书馆馆长、图书馆总支书记、校纪委副书记、监察处处长、校档案馆馆长等职务。1987—2008年间当选为学校第十届至第十四届纪委委员。2008年荣获“改革开放30年华南理工大学百名杰出教工”称号。


  漫步华园,时常会遇见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他领着师生、校内外访客游览于孙中山先生塑像、百步梯、日晷之间,瞻仰伟人遗芳,感悟华园古韵。

  大冬天里,老人一如平常身着短袖T恤,眼神明澈坦荡,行走时腰板直挺、稳健从容,说话干脆利落、中气十足,颇有军人风范。他对每处景观详尽道来、如数家珍,并旁征博引,穿插相关历史事件,听者便趣味盎然,不知不觉受益良多。

  他就是华工原档案馆馆长陈国坚,自1965年步入华园,便心驻守于此,情系于此……


苦行者:小碎片 大历史

  陈国坚最早着手华南理工大学校史的研究是在1989年,彼时他担任图书馆副馆长,在整理图书馆发展史的过程中发现,学校的办学历史资料有待进一步完善。

  华工的历史积淀在哪里?文化底蕴是什么?这是时常萦绕在陈国坚心中的问题。“久办之校,焉无丰史?接续学校历史的片段,只为一念:理性地追寻学校历史文化之魂、文明之根脉。”为此,他开始收集、梳理、挖掘相关资料,这样一研究就是三十年。三十年间,他仔细翻阅卷帙浩繁的档案卷宗,搜寻可用的档案凭证,长久地凝视着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沉思着挖掘更多历史事件背后的故事。同事官家伦说:“他随身揣着一个小笔记本, 看到什么感兴趣的知识点,就会立马记录下来”。白天业务工作繁重,无暇顾及校史编写工作,晚上加班熬夜成为常态。工作之余,他常到二手市场淘旧书刊、报刊,将其中刊登的有关学校的资料逐一剪贴成册,详细标注出处、时间等信息,共整理了几十本。

  退休后,陈国坚返聘至高教所负责学校历史研究,这时,他终于有了充裕的时间开展相关工作。他将办公室当成家,几乎每天都工作10余个小时。

  研究过程中,为保证资料来源的真实性,无论书籍报刊还是史料记载,他都尽可能获取原始材料,并仔细对各种素材加以对比、考证。为此他几乎走遍了广州各大图书馆、档案馆。有一年寒假,他去南京调研,发现了许多珍贵的史料,他如饥似渴地奔走在当地的图书馆和档案馆之间,而这一待就是40多天,甚至连春节也没有回家。出差在外,他极为节省经费,总是住便宜的快捷酒店,吃白馒头、饺子等简单的饭菜,能走路的不坐车,能坐公交不打出租车。

  “心中有档案,你就不会放过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手中有档案,就能在任何时候游刃有余。”这是陈国坚常挂在嘴边的话。他在故纸堆里爬梳洗剔,索解真伪,追本溯源,试着拂去历史的尘埃,努力靠近历史真实内核,把“死档案”变成了“活信息”。

为校庆志愿者作培训


“考古家”:用力之勤 用心之专

  在研究历史的过程中,陈国坚发现广东工业专科学校作为华南理工办学史上的四个基本源头之一,师生对它不甚了解,当时的资料只有不足百字的记载。

  钩沉历史,是相当难的,尤其是几乎“被人遗忘的历史”,其难度可想而知。为了寻找有关广东工业专科学校的历史沉迹,陈国坚系统查阅了1949年以来的《南方日报》、1952年以来的《广州日报》、1957年以来的《光明日报》等报刊以及6万多份党政历史档案。

  而广东工业专科学校及其前身广东省立第一甲种工业学校,因对新中国的成立作出了突出贡献,尤为引人瞩目,世称“红色甲工。”当回溯这段刻骨铭心的历史时,陈国坚感受到了在动荡岁月中的凛然风骨。“红色甲工”是民主科学思想的重要策源地之一。当时青年师生中涌现出一批中华民族的优秀分子,如杨匏安、阮啸仙、周文雍、刘尔崧、周其鉴等,他们中有人是中共广东党、团组织的创建者,有人是早期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启蒙者和践行者,每个人都有着追寻理想、投身时代风云的可歌可泣的故事。

  这段浓墨重彩的历史,被陈国坚呈现在近百万字的《广东工业专科学校校史考》的书稿中。“重新挖掘‘甲工’丰厚的革命史,是希望唤起更多的人对过去历史的追怀与敬畏,对红色革命历史文化的理性审视与集体认同。”

  在撰写时,陈国坚将校史研究与华工文化共融,使百年文脉和时代脚步同行,常跳出单一的时间点,将人物的生平经历、事件的来龙去脉进行全景扫描,并尽量严谨客观地描述人事物,不轻易定下主观结论。他对资料的搜集使用极为审慎,并坚持以史实为依据,在正文之外会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足见其用力之勤,用心之专。

  在探寻过程中,陈国坚对五山校区的人文景观和建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2号楼广场前的日晷仪,最初仅有一个台座。现在的日晷实物是根据陈国坚查找到的图纸重新修造的。2号楼前面有个池子,刚开始无人知道它的来历,经过陈国坚的详细考证,才知道是日本侵华占据校园时所修建。后来学校在此勒石为铭,呼吁学子勿忘国耻,立志成才。

讲解校园人文建筑

  陈国坚认为,通过人文建筑和景观的宣传,可以使校史校情鲜活而富有感染力,增强师生对学校历史、特色文化的自豪感。为此,他以自己的考据和研究为基础,牵头编撰了《华南理工大学人文建筑之旅》,主动发掘、凝练特色,将60余处校园新老建筑与人文景观一一呈现,在一栋栋建筑、一尊尊雕塑中展开对华工历史、风貌的鉴赏与解读。

  “希望读者在阅读时,犹如信步校园,在景观中寻味人文,在建筑中回眸历史。”波光粼粼的东西湖,历史浸润的楼廊栏杆,隐藏在雕塑、园林、碑石中的意象,经过书中的详细阐释,于无声处对师生产生思想上的感染、灵感上的激发、智慧上的启迪。


弘扬者:资政育人 公仆情怀

  陈国坚的脑海里有无数的数据和校史故事,它们被分门别类,成为解读校史每个阶段的佐证。每当有人前来咨询,他便信手拈来,如同‘活字典’般,甚至具体到年月日,连书本哪一页都记得一清二楚,聊到兴起处,会起身翻阅书柜,取出刚刚所讲述的历史故事。而那满屋子的书像档案一样排列整齐,充满秩序感。

  曾经的同事刘金程回忆:“在一次准备学校‘改革开放40周年成就展’的工作中,涉及到大量具体的校史数据和材料。时间很紧,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联系陈馆长。没想到,他当即让我过去,把手头收集到的几份材料拿给我。很快,又利用周末查找整理了我需要的详细数据资料,连具体的出处都标注清楚了。”

  接触过陈国坚的人,谈起他的性格和为人都赞不绝口。他勤俭节约,用来记录的纸张,很多都是旧日历或药品说明书的空白背面。同事家的电路出了问题,他只要知道都会出手相助;学生宿舍水管漏水,他主动去修,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他为“馆(管)长”。他谦逊而又充满热情,由于长时间待在办公室,陈国坚还主动地承担起高教所的安全和设备维护工作,每晚总要在自习室的学生安全离开、检查完各个办公室的门窗和电源后才回家。

讲解校史

  研究之余,陈国坚还走上讲台讲述校史文化,带师生去参观校园老建筑和人文景点,并娓娓道来不为人所熟识的历史,以炽热的情感把听讲者带入所讲述的时代大背景中,这些故事引起师生极大兴趣,有人称他为“华工的第一马列主义”。

  2019年10月9日凌晨,这位老人的生命定格在72岁。直到去世前一天,他仍笔耕不辍,伏案工作。惊闻噩耗,很多人涕泪潸然,他们写下悼念诗文,以寄哀思。友人张娟娟在《那本“华工字典”永远合上了》中写道:

那个凌晨

您乘着仙鹤去了

遥远的天际

带走了

“华工字典”

和那件短袖T恤

你不辞而别

没留下任何的信息

 

拨开哀愁的云

我看见了

行色匆匆的您

那一刻,我明白

您是带着使命

去往

图书馆模样的天堂

在那儿,您依旧

穿着那件短袖T恤

在史海泛舟

与故人对话

用一摞摞资料

构筑校史的根基……

只是,那本“华工字典”

静静地摊在

您的心里

再也不为世人打开……

  陈国坚走了,其精神却伴随留下的校史著述、仍在耳畔的谆谆言语化为一种力量,如同一束光,温暖了同行者,照亮了后来人,这种精神将在他挚爱的这片热土继续传承,在时间的长河中泛起层层波澜。

  回头万里,故人长绝。精神千秋,薪尽火传……(视频/学校关工委 机械学院关工委 图/马燕婷 档案馆资料图片 学生记者团 文/张丽)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