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媒体华园

广州日报:张振刚、户安涛:建设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之策

时间:2021-09-06单位:党委宣传部浏览量:10

分享到



报纸版面


  广州日报9月6日文章(作者张振刚系华南理工大学原党委副书记、教授,户安涛系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博士生)以数据作为关键生产要素的数字经济正在成为新型经济形态,数字经济创新不断提高经济社会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水平,催生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正在深刻地影响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人们的生活。为深入贯彻国家和广东省的数字经济发展战略,广州市人民政府近日印发了《广州市建设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实施方案》,这一方案的提出充分体现了广州高度重视发展数字经济。要正确认识其重要意义,发挥优势,补齐短板,把握重点,高水平建设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助力广州实现经济高质量可持续发展。

正确认识三大意义

  一是政治意义。支持在广东省建立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全局性、战略性的考虑。广州要积极发挥作为国家中心城市、粤港澳大湾区中心城市以及省会城市的担当作为,推动试验区高标准建设,引领全国数字经济创新发展。二是经济意义。建设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是实现城市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举措。2019年,广东省数字经济规模达到4.9万亿元,位居全国首位,占GDP比重达到45.3%,成为驱动经济增长的核心关键力量。广州要推动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发展,加速经济社会各领域数字化转型,努力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三是社会意义。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的构建,为推动智慧城市改革,服务社会民生提供支撑。广州提出要加强数字化公共服务供给,加快数字政府迭代升级,筑牢智慧城市数字底座,提升智慧医疗服务成效,提高智慧教育应用能力,有助于进一步推动城市治理精细化、科学化、智慧化。

充分发挥三大优势

  一是充分发挥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水平位居全国前列的优势。在新华社发布的城市经济指数对比中,广州市的信息基础设施指标在全国领跑。5G基站建设数量上全省第一,全国领先。截至2020年底,广州累计建成5G基站4.8万座,实现中心城区和重要区域的5G网络覆盖,2020年5G累计用户超640万户。广州工业互联发展整体水平位居全国前列。广州拥有华南地区唯一的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国家顶级节点。作为我国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体系中的五大顶级节点之一,截至2021年3月底,广州市顶级节点接入二级节点达33个,累计标识解析量17.1亿,居全国五大顶级节点首位。其中,广州已建成15个二级节点,在全国主要城市中居首位,涵盖船舶制造、定制家居、新材料、注塑装备、医药、电路板、机械制造等12个行业。

  二是充分发挥电子制造与软件信息服务产业基础雄厚的优势。在电子制造产业方面,广州市于2017年引入,2019年投产的“粤芯制造”项目是广东省及粤港澳大湾区第一条也是唯一一条量产的12英寸芯片生产线,目前正在加快推进广州“粤芯”二期项目建设。粤芯半导体项目位于中新广州知识城北部的湾区半导体产业园,该产业园定位为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示范区,吸引了来自芯片设计、封装测试、终端应用等领域,涵盖设备、材料等产业上下游的32家半导体企业落户,其中营业额过亿元的企业有7家,在该区构建了“芯片设计-晶圆制造-封装测试-终端应用”一体化模式。作为“中国软件名城”,广州市电子制造与软件信息服务产业表现亮眼。在产业规模方面,2020年广州市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实现增加值1593.84亿元,同比增长13.0%。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实现营业收入(工信部口径)4905亿元,同比增长14.5%。在知名企业方面,广州拥有5家国家软件百强企业、7家全国互联网百强企业,37家主板和海外上市企业。广州市天河软件园培育了网易、酷狗、UC等知名企业,广州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试验区计划吸引了腾讯、阿里巴巴、唯品会等龙头企业。

  三是充分发挥数字经济应用场景丰富市场容量巨大的优势。广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数字产业处先后公布了两批共36个广州市数字经济领域优质应用场景,涉及交通运输、政务服务、医疗、农业、教育、新零售、文化服务、数字创意、能源、金融、人力资源、养老、智慧港口、智慧工地等十多个行业领域。在智能制造领域,广州以汽车制造、高端装备、家居、生物医药等行业转型为重点,推进智能制造建设。在智能家居方面,广州被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评为“全球定制之都”,孵化出欧派家居、索菲亚、尚品宅配等知名定制家居企业。在智能汽车方面,作为中国三大汽车生产基地之一和国家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试点城市,广州积极推进车联网国家先导区建设,推进南沙区自动驾驶与智慧交通示范区、生物岛5G自动驾驶应用示范岛、广汽智联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小鹏汽车智联总部、花都智能网联和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等示范园区建设。

加快弥补三大短板

  一是加快弥补数字技术基础研究、前沿研究亟需加强的短板。数字技术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保障,是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关键和核心,当前广州在数字技术研发方面仍处于“追随者”的角色,数字经济创新能力和核心技术研发能力有待提升。从国际视角来看,广州市数字核心技术外依存度依然较高,例如,广东省高端芯片自给率不足20%,广州的数字芯片目前不能量产。在中美经贸摩擦的大背景下,发达国家加强技术封锁,严格管制核心部件出口,核心技术“卡脖子”的问题愈发凸显。从国内城市来看,与北京、深圳、上海等城市对比发现广州的数字技术布局整体处于追赶地位。在首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联袂发布的《中国城市科技创新发展报告2020》中,广州排第六位。

  二是加快弥补数据要素安全流通制度性探索进展缓慢的短板。数据要素作为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是推动产业转型升级以及实现数字政务的基础。大数据定价机制、交易机制以及数据安全保护机制的缺失,阻碍数据的交互和融通,将限制数据要素价值的发挥。当前,各地区都相继出台了有关数据流通、数据安全的相关措施,如北京将公共数据按开放程度分为四个等级,实行分层管理;上海打造“安全屋”的数据安全流通平台,为数据要素安全流通保驾护航。广东省人大常委会于2021年7月30日通过了《广东省数字经济促进条例》(自2021年9月1日实施),在制度层面加强了对数据资源的开发利用与保护。目前,从整体上看,广州市数据要素流通、交易和治理的法规制度和政策体系有待进一步完善,数字知识产权、数据安全有待进一步优化强制性制度保障。

  三是加快弥补产业数字化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的短板。首先,中小型制造业企业数字化转型面临较大困难。根据有关权威数据,广东省规上制造企业关键工序数控化率为34.5%、网络化率为45.3%,落后于上海、北京、江苏。在本团队调研的133家中小企业中,只有41.3%的企业具有数字化转型人才,48.2%的企业表示难以负担数字化转型所需的基础设施费用,62.5%的中小型企业处于对数字化转型不了解、有过了解但未实施或处于开始探索的阶段。其次,与北京、上海等几大数字经济领先城市横向比较来看,广州数字经济方面的头部企业支撑仍显不足,平台型巨头企业赋能整个城市的数字经济发展动力有待加强。

重点把握三大抓手

  一是以建设数字新型基础设施为抓手。首先,完善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提升5G SA(独立组网)、卫星互联网等网络覆盖水平和服务质量,建设基于GPU(图形处理器)的人工智能、区块链等的算力中心,探索建立新一代超算中心、新型数据中心、云边端设施等数据智能基础设施;其次,加快传统基础设施数字化升级改造。全面推进智慧机场、智慧港口、智慧城市轨道交通建设,加大电动车智慧充电桩、数字配电网、智慧能源等方面投入力度;最后,提升数字技术水平。超前布局第六代移动通信技术(6G)、8K、卫星互联网、量子互联网、类脑计算等前沿数字技术,加大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智能传感、边缘计算、数字孪生等关键技术研发攻关力度。

  二是以构建数据要素流通体系为抓手。首先,推动数据资源开发利用。开展数据交易商业模式创新试点,采用网络搜取、传感采集、自愿提供、有偿购买等方式,推动行业数据、第三方社会数据有序汇聚,推动数据交易供给侧和需求侧双向驱动改革。其次,保障数据资源安全可靠。建立健全数据生成采集、整合汇聚、确权定价、流通交易、开发利用等方面的基础性规则,规范数据交易行为,加强个人信息保护和数据安全管理,加强数据资源全生命周期管理。最后,推动数字贸易快速发展。加强对数字贸易龙头企业多元化支持,吸引和培育数字贸易中小企业集群化发展,推动一批数字贸易跨国企业总部、研发中心和运营中心等重大项目落地。

  三是以完善数字经济产业生态为抓手。首先,提升数字经济核心产业优势。重点发展工业软件、区块链、互动娱乐等数字经济领域优势产业,巩固电子信息制造业发展优势,推动数字创意产业集群化发展。其次,加速重点领域产业数字化转型。以汽车制造、高端装备、生物医药等行业转型为重点,加快智能汽车应用,加速智慧金融、数字工厂、数字农业等领域的转型升级。最后,构建数字经济全产业链生态优势。面向5G、工业互联网、北斗导航与位置服务、集成电路、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网络与信息安全等数字经济领域打造国际一流的产业集群,构建数字经济全产业链集群优势。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