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看世界

我常常想:一个人到底要站在什么位置才能真正地放眼世界?中国有一句俗话,站得高,看得远。这里的“高”应该至少包含了两层含义。其一,纯粹的物理意义上的海拔高度。我没有到过珠穆朗玛峰,所以我不知道站在珠峰之巅看到的会是怎样的风景。但的确有人征服了珠峰,当然也看到了站在珠峰之巅所能看到的世界。其二,精神意义上的高度。毕竟能够征服珠峰的人是凤毛麟角的,但是不是站不到珠穆朗玛峰就领略不到一览众山小的境界呢?应该不是。因此,肯定存在一种精神的高度,让人即使不登上珠穆朗玛峰也能够看到站在珠峰之巅的人所能看到的风景。

如果我想看到整个世界,我应该站在一个怎样的高度呢?当然,在这里我所提及的“高度”绝对不是纯粹物理意义上的海拔高度。“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的双眼能容下多大的世界?我的胸襟能装下怎样的天地?我们常常能够从一个人的眼界看到一个的胸襟,而一个人的眼界往往取决于他的经历以及对他所经历的产生的感悟。我常常想一个人去周游世界,用自己的眼睛看看这世界,让自己在不同的地方呼吸那片蓝天下的空气,我想像着自己的脉搏和那一片大地的脉搏同一韵律地有力地跳动。“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得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喜欢海子的这首诗。我不知道海子到底有没有周游世界,但我选择去相信海子看到了一个了不起的世界,因为他站在了一个常人无法企及的思想高度。

一个人没有见过大山,不能真正感受大山的磅礴;一个人没有见过大海,不能真正体会大海的宽广;一个人没有仰望过星空,不能真正了解宇宙的浩瀚。由于家庭的原因,我很小的时候就品尝了生活的挫折和苦难,比起身边的同龄人,我自认为自己的经历已经算曲折的了。我以为自己了解了生活的意义,以为自己看到了完整的天空,殊不知,我只是一只井底之蛙,我看到的世界只不过井口大的天空。多么可笑!我经历的那一丁点苦难算得上什么!长这么大,我还没有踏出过广东省,更不用说走出中国!我看到的世界只是我给自己画的一个圈,而我却在这个巴掌大的圈子里自娱自乐,以为自己见多识广,胸怀博大!多么可悲!

所以,我选择了去远方,更远更宽广的天地。我要去游览磅礴的大山,而不是低矮的土丘;我要到大海击水,而不甘愿在窄窄的鱼缸里做一条无忧无虑的金鱼;我希望我的思想像群星一样在璀璨的夜空闪耀光芒,而不是像枯叶一样糜烂在污秽的泥土里。我渴望我的双眸如同大海那般深沉,我渴望我的胸襟能装得下珠穆朗玛峰。那时候,我看到的不再仅仅是我双眸的映像,我看到的世界必将是另一番模样。

大学,是我放眼世界的起点。19岁,正是一个年轻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逐步形成的关键时期。也是在19岁,我踏入了大学的校园,我的转变,也是在这时产生的。在这之前,我为自己建了一座城堡,并把自己关在了里面。我很庆幸,在这座城堡还没有变的牢不可破的时候,我推开了一扇窗。我从窗口跳了下来,逃出了城堡,在老师的指引下,进入了一个更大的世界。这个世界有我从没见过的人,有我从没有触摸过的物体,有震撼我心灵的思想,发生着我从没有遇到过的事情……这就是我新的旅途的起点。

我知道这是一个没有终点的旅途,但这不是更有趣么,因为——我会一直走在追寻的路上……(作者/董华佳 电力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