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报:他最爱对规划“指手画脚”

昔力阻中山纪念堂前建商场 今建议广州药材市场搬罗浮山  

邓其生

 

  广州日报11月29日讯(记者 杜安娜)“别看我老头子,精力不比年轻人差。”几天前,81岁的邓其生只身一人从家里出发,乘地铁转大巴到澳门,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原因只有一个:趁现在还能走动。

  作为著名古建筑研究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学者,这位耄耋之年的老人,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从没停止过对城市规划的关注。

  正是在他的强烈建议之下,曾经在中山纪念堂对面建大型商业中心规划被“打消”。

  做了几十年的城市规划与建筑教学和观察,邓其生心中的规划思路越来越清晰。

  80多岁的邓其生从来没用过智能手机,几天前他给自己买了一部。

 

用手机拍照观察城市

 

  第一件事,就是用手机的相机功能拍遍他待了一辈子的华南理工大学的每个角落。一是为纪念,二是为观察学校的规划。

  手机有了“相机”拍摄功能后,81岁的邓其生更加喜欢独自一人“四处闯荡”,到处观察城市的变化和发展。他甚至早上起床,跳上一辆公交车或者搭地铁就出发。

  他拿出前几日在自己设计的花都湖公园内的照片,略带挑剔地说,维护和需要改进的问题。而花都湖的工作人员,完全不知道早上公园里来的这白发苍苍的老人,就是园林的设计者。

  邓其生花大量时间研究广东四大名园之一的余荫山房。从城市规划到城市建筑,他一直在说的是“古典复兴”、“山水绿化”。

  “余荫山房不但体现出岭南园林的通透玲珑,诗、画、雕刻等都完美地体现了岭南特色。”他说的时候,眼里泛着光。园林设计作品的完成给了他一种安慰。

 

“总不能把我教授撤了吧”

 

  对于广州城市的规划,邓其生没少“费口舌”。说到“指手画脚”城市规划会得罪人的事,他昂起头来,有些神秘地笑起来,“你看我一副很老实的样子,其实我还是有办法的。”

  20世纪80年代初,按照最初设计,准备在中山纪念堂前面建商场,做商业中心,方案已经通过。“一旦实施,现在纪念堂对面的老建筑大概全部荡然无存了。”邓其生说,他给时任市领导写了一封信,后来这一建议得到了采纳,建商场的方案就此放弃。

  “有些建议能被采纳,有些也不能。”邓其生说着直起身子,“当年我建议保留大小马站的书院群,还和一些官员们当面争执过。”

  当时很多朋友劝导说,发言不要太直接,以免得罪人,邓其生倒是爽朗一笑:“总不能把我教授给撤了吧?”

 

罗浮山不需太多房地产

 

  2007年,他有机会对湖南一个可容纳10万人的小城镇做规划。“当时这个规划完成后,还得了奖。”邓其生说,这个规划融入了他对一个理想城市的全部想法,可惜的是,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实现。

  这可能是他离“乌托邦”最近的一次。抚摸着现在还保存完好的规划图册,他还无限惆怅,“你看我把交通、绿化、防灾等都考虑得非常充分……”

  退休后的这些年,他开始注意到农村城镇化发展的浪潮。这激起他这些年来未实现的梦。利用闲暇之余,他还会到广东各地去看看。

  “应以农村产业资源发展为主,把大城市的技术和人的资源引入农村,成立一个社区,成为一个社会的单元。”邓其生不主张农村城市化,应该是农村发展产业。

  “比如说罗浮山,不需要过多的房地产开发。可以在山的前面建一个小城镇,把上下九附近的中药批发市场一半移到罗浮山的产业群。这个产业群可以把中药、研究、旅游集中,成为社区生产力。”

  对于他的家乡粤北翁源,他也有一个具体的设想,“以客家围屋为规划基因,创造一个社区居住空间,建一个小城镇。”

  “地上和地下有快捷道路、高速公路,里面个名胜乡镇,可称兰城。”邓其生说,通过这个工程,预计可以增加上万人的就业机会,还能带动旅游业的发展,引领特色兰花产业集约发展。

  粤东五华建“武术之乡”,也是他正在构思的一个规划梦。他的建议得到当地领导的快速回复。“既可以帮助村民脱贫致富也能振兴武术。”邓其生认认真真地把这些设想都记录并打印出来,“这些就是我现在做的梦,希望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