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网:李石勇:遏制学术造假行为

  中国社会科学网12月1日讯(肖昊宸)在中国学术繁荣发展的同时,学术造假的负面效应也日益显现,营造一个健康清新的学术环境,已成为学界的共同吁求。就学术打假问题,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采访了华南理工大学社科处副处长李石勇。

  中国社会科学网:您认为当前学术造假有哪些消极影响?

  李石勇:学术造假的危害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带给学术本身的危害,我们知道学术研究最基本的价值是求真,学术造假很显然无法达到这个目的,甚至得出来的结论和观点会把学术研究引向一个错误或完全相反的方向。因为学术本身需要一种传承,它是在前人学术活动的基础上开展的创造性活动,它需要有前提、基础,而所谓学术研究的前提和基础就是前人学术研究的结果。学术造假的结果有可能成为别人学术研究的前提和基础,那么导致的后果是很明显的。所以最大的危害是对学术本身的伤害。

  二是学术造假被发现后,会给社会带来很大负面影响,它对学术和学术共同体的整体信用体系造成巨大冲击。在整个社会的分工中,学术共同体一直扮演着引领社会的这么一个角色,相对其他社会群体,学术共同体更能得到全体社会的心理认同,被寄予较高的期望。一旦发生学术造假的事情,有可能会成为社会事件,而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从而给学术和学术共同体造成伤害。

  中国社会科学网:学术造假屡禁不止,您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李石勇:探讨学术造假的原因一定脱离不了对所在的环境与时势的思考。就当前来说,我们的学术研究评价导向、评价手段和方法都还不能做到把人引向更纯粹的学术研究。如我们还是用论文的数量、发表论文的学术刊物、引用率、影响因子等来代替对学术论文本身的评价。因为这种评价有个好处,便于管理,学术论文本身涉及专业、学科、研究领域,不是所有的人能了解的,即使同行专家也不一定完全了解本同行的研究。那么这个时候通过发表的学术刊物,大家就有一个相当的认识。对于管理者来说,这个就更重要了。因为管理者需要把这些从事学术研究的人分为三六九等,怎么分?而这个三六九等是与身份、待遇、地位等挂钩的,要怎么有说服力,就需要一套客观的指标体系。现在的学术研究对大多数从事学术的人来说,不完全是一种兴趣,而是一份职业、一种谋生的工具。每个学术研究者相应的都有一个岗位,不同的岗位对应不同的待遇、地位、身份。所以学术研究者有被评价、被管理的需要,这样自然就与利益牵连,一旦与利益牵连,必须有会出现一部分人追求利益超过对学术研究本身的坚守,学术研究成为他实现利益的手段和工具。

  中国社会科学网:如何使相关的监督机制更加有力,有效遏制学术造假行为?

  李石勇:有效遏制学术造假还得从预防和惩处两方面着手。学术研究成果的发表得有一套完整严格细致的审核程序,学术共同体一定要把好学术成果的出口关。如,你的数据是从哪里来的,你的实验是不是可重复等等,这个同行专家是可以做到的。但更重要的是让人不敢造假,因为让人不想造假和不能造假很难做到,但不敢造假是可以做到,那就是加大惩处力度。学术造假本质上与其他的造假是一样的,利益驱动。如果学术造假所付出的代价要远远超过通过学术造假所获得的利益,那么很多人就不敢涉险了。现在在高校实行一票否决制,但这毕竟是一种内部管理制度,这个惩处力度的震慑力仍然是不够的。如果从立法层面规范学术行为,如果一旦发现有学术造假的行为,就有明确的法律依据予以打击,那可能他就不敢造假。我们有没有可能针对学术造假立法,通过法律制裁来遏制学术造假行为呢?值得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