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班30年 华南理工建筑之花开遍雪域高原

  “藏地红花开岭南,东风化雨分外妍,卅载春秋弹指过,芬芳桃李伴雪莲。”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下称“华南理工建筑设计院”)原副总建筑师周今的一首诗句,揭示了30年前华南理工大学一段办学往事。

  4月18日,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科1988级西藏班入校30周年纪念座谈会在何镜堂工作室召开。来自西藏班的学生代表和当年的老师汇聚一堂,回顾往事。30年前,为支援西藏建设,填补建筑设计人才缺口,华南理工当年克服重重困难单独开班招生,如今,这批学生已经成为西藏建筑设计的骨干力量。

2017年广州相会

  “1988级西藏班用独特的教学模式为西藏培养了一批人才,为支援西藏建设,为加强民族团结做出了实在的贡献,也为以后通过人才培养援助西藏的工作积累了很多有益的经验,是我校教育史上的一个创举。”华南理工建筑设计院院长何镜堂院士说。 

不忘初心
华南理工设计院主动承办西藏班
 

  “西藏班是30年前在特殊的条件下,用特殊方法办的一个特殊班级。”85岁的陈开庆是当年西藏班的管理组长,也是华南理工建筑设计院创办人。
  1960年代中期,西藏自治区从全国各大设计院调来一批有经验的建筑师和工程师正式成立了西藏自治区建筑勘察设计院(下称“西藏设计院”)。但是,1970年代后期,从各地调入西藏的设计人才开始陆续调回原籍,后来从外地调入新的人才越来越困难,调入的人才都是干3-5年就调回原籍去了,到1989年西藏设计院只剩下技术人员30余人。另一方面,西藏考到内地大学的学生因为基础相对较差,上大学以后陆续遭淘汰,没有一个学成归来。
  陈开庆说,为了稳定、充实人才队伍,西藏设计院向有关部门提出,希望委托内地高校专门开办西藏班,根据学生实际水平教学,分建筑、结构、给排水等6个专业培养30名建筑工程设计的急需人才。1988年初,西藏设计院书记罗桑先后与“建筑老八校”中的6所沟通,但因单独开班,既无先例,又需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各高校纷纷婉拒。

陈少熙(右二)、张寅山(右四)接待来访的西藏设计院院长陈复生(右三)、总工程师李长达(右一)

  “西藏设计院最后找到了我。”陈开庆曾于1960年到1972年进藏支援,是西藏设计院首任副院长(院长缺)。陈开庆说,他明白其他高校不能单独开班的苦衷,更理解西藏设计院的迫切需求,决心挑起这个重担。
  “1988年4-5月间,西藏设计院院长陈复生,副院长陈显顺、陈锦等相继来到华南理工大学请学校帮助培养,先后历时近两个月。”参与接待的主任工程师张寅山说,经过多方努力,西藏班终获批准,由华南理工建筑设计院承办,并由环境艺术创作室全面主持西藏班的学习、生活和思想政治工作。
  在西藏班入学时担任主管教学的副校长、毕业时担任校长的刘正义回忆说,“当时学校比较穷”,西藏班不仅需要承担很大的经济压力,还要承担一定的政治风险,学校当时非常谨慎,但最终还是果断地做了开办的决策。
  “我对西藏有特殊的感情,如果这件事情办不成,我会内疚一辈子。”陈开庆哽咽着说。于是当年高考结束后,学校派遣环境艺术创作室主任、西藏班班主任陈少熙奔赴成都,从西藏考生中择优录取了藏族学生13名、汉族学生15名、回族学生2名。30名西藏籍学生从雪域高原来到南国花城,开启了在华南理工4年的学习生活。 

不负重托
“开小灶” 让西藏班成长成才

  西藏班的教学管理参照建筑学系及建筑工程系本科生的教学计划进行,但考虑到西藏地区基础教育的特殊性,例如中学没有或很少开办英语课、中小学都没有开办美术课,学校专门安排了英语和素描课程,并聘请附中的高级教师补习高中基本课程。

老师回顾往事(部分)

  陈少熙说,当时专门成立了“西藏班教学领导小组”安排和聘请了教师分管教务、思想和后勤工作,提出了办学、生活、管理“三独立”的管理办法,特地在华南理工大学附属中学租了教室、宿舍和饭堂,使同学们有相对独立和方便的环境学习生活。
  谭帼英就是其中的一位,她曾经在毕业后支援西藏5年。1988年,已经担任学校团委副书记、系党总支副书记的谭帼英,又应陈开庆邀请担任西藏班的辅导员。她笑着说:“我当时本来是管辅导员的干部,又变成了管学生的辅导员。”

学生送给老师的祝福(部分)

  选择的课任老师具有高级职称且认真负责,和学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特别是马友发、林玉玲两位老师,针对同学的力学、数学、英语基础较差的情况,授课时采用了一些特殊教学方法,还每周利用晚自习时间对学生进行辅导。

  “今生无悔为人师。”林玉玲老师泪眼婆娑地说,“学生对我很好,每次辅导得太晚,他们总会把我护送到楼下,直到家里灯亮后才肯离开。”

  马友发老师的付出也得到了西藏班学生的认可,《理论力学》课程结束后,应学生的请求,他又继续担任了《材料力学》课程的教师。

  华南理工建筑设计院原总建筑师林永祥现场拿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学生请假条和明信片,他说,为了提升学生的汉语能力,他教授的建筑历史课有一项作业,就是抄写重点段落。“学生还对应着汉语名字,给我取名‘南洋•扎西德勒’”。

西藏班入党宣誓仪式

  在华园的沃土里,西藏班的少年开始茁壮成长,学习迅速赶上,思想日益提高。在一份泛黄的总结报告上这样写着:“同学们日趋成熟,眼界也更加开阔,认识到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救西藏;改革开放是改变中国、改变西藏贫穷落后面貌,使中国立于世界强国之路的必由之路。广东的成就使他们看到了西藏的希望,也看到了西藏的前途和责任。”
  1992年,所有学生顺利毕业,除一位学生留在内地,其余29名学生均回到西藏,进入西藏设计院工作。

不辱使命
 华南理工建筑人崛起世界屋脊

  这些同学就像29个种子,撒向了雪域高原,在世界屋脊生根、发芽,成长为参天大树,成为西藏各个部门的技术骨干和各级领导。据统计,共有18位学生成为西藏设计院主要领导和技术骨干,其他学生在拉萨市建筑设计院、西藏大学工学院等部门担任重要职务。

在拉萨的西藏班校友(郭力供图)

  “当前在西藏,70%的建筑设计任务由西藏设计院完成,而这其中的70%,均由我们这批‘华工人’承担。”西藏班学生、西藏设计院副院长郭力介绍说,进入工作岗位后,西藏班学子很快承担重任,“高原之上,你们学生设计的高楼大厦,见证了几十年跨越千年的西藏脚步。”
  “一个班的学生能够有如此重大的成绩,能够做出如此重大的贡献,在我们国家的教育史上也是罕见的。”陈开庆分析说,时势造英雄,“你们创业的黄金时期,遇上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黄金时期,才能释放出如此巨大的能量。”

 

布达拉宫是世界屋脊上的一颗明珠,陈开庆鼓励学生再创辉煌(图片来自网络)

  陈开庆鼓励学生说,西藏是一片正在开发的沃土,三百多年前,以桑结嘉措为首的设计师建造了布达拉宫白宫,并经过几十年的营建,成就了今天的布达拉宫。如今,布达拉宫已经能够和世界一流的建筑文化遗产相媲美,被誉为世界屋脊上的一颗明珠,“相信在我们29个同学中间,在你们的黄金岁月中,一定会涌现出今天的桑结嘉措,一定会创造出世界屋脊上的第二颗明珠。”
  听着老师们的发言,西藏设计院建筑设计所(室)所长德吉卓嘎不时偷偷地抹着眼泪,她询问着老师们的近况,并献上了洁白的哈达。
  “在华工的4年是我们人生的重要节点,老师的言传身教不仅影响我们,也传递给了下一代。”郭力说,西藏班学子的子女中,已有4名考上华工、清华、同济等高校的土木工程专业,继续传承这份“珠江畔的高原情”。

 

《记者眼》第83期团队
文 字:祝和平
图 片:卢庆雷  杜若礼  被访者提供
协助单位: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
编 审:孙宏志
总策划:王丹平


华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华工新闻中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工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对其负责。
③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联系方式: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中心 8711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