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报:围楼活化需要调动全民力量

业界专家、学者齐聚一“围”,热议全域旅游时代的围楼保护与活化

  南方日报12月5日讯 12月3日,“九龄故里·围楼始兴”2017年始兴县第二届围楼文化旅游节开幕。作为该活动的重头戏之一,围楼文化论坛同日在始兴县东湖坪民俗文化村曾氏宗祠内举行。多名业界专家、学者齐聚一“围”,共同为围楼活化、打造围楼旅游精品等热门话题把脉问诊、建言献策。始兴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赖小红在论坛致辞中提到,作为“中国围楼之乡”的始兴,围楼数量之多、样式之多、结构之多样、保存之完整,有目共睹。始兴的围楼,传承了历史、文化、科学、社会等多重价值,历经百年风雨依然坚挺屹立,是始兴客家人迁徙历史的默默见证者,是中华文化史辉煌灿烂的一页,它体现了客家人团结向上、和睦共处的精神。始兴期待业界专家及学者们对围楼的保护与开发、旅游发展和乡村振兴等方面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始兴县委书记黄建华、县长叶洪番参加了论坛。
  论坛分为三个环节,首先由华南理工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副院长、教授江金波作题为《全域旅游视野下历史建筑的旅游活化》的主旨演讲;接下来学者专家围绕“如何通过围楼活化和保护推动乡村振兴”的议题展开研讨;最后由社会公益组织、旅游投资机构负责人等业界人士,探讨全域旅游时代如何打造围楼旅游精品。不少专家表示,全域旅游时代,围楼活化与保护,不仅依靠当地政府,还需要调动全民力量。

  ■主旨演讲

  华南理工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副院长、教授江金波:历史建筑的旅游活化 需要创新组织管理模式

  江金波在题为《全域旅游视野下历史建筑的旅游活化》的主旨演讲中提到全域旅游的概念,包括三方面。一是旅游空间开始从景区化向目的地方向发展;二是旅游配套社会化特点,全域旅游放弃共享和社会化,就不是全域旅游;三是旅游产业开始向多元融合的方向发展,在这个过程中全域旅游公益性和盈利实现兼容。

  在此前提下,再谈历史建筑及其旅游活化,他提出要遵循几个原则,首先是尊重原貌,保护文化,保护文化是活化的基本内涵;其次是整体协调,修复开发;再次要因地制宜,针对不同的历史建筑,根据其历史时代、建筑特色、文化属性、产权归属等选择针对性的旅游活化方式;还要满足需求,实现承租方、业主以及社区等利益共享;最后,坚持政府主导,融入社区和私人力量,实施活化的系统性,开发整体全盘活化。

  究竟要如何展开历史建筑的旅游活化?要把握哪些要点?江金波举例说道,比较成功的活化模式有两种,一是市场模式,比如像日本民间再生协会的民宅银行,民宅银行是融资机构,发挥桥梁作用,提供贷款和培训。另外一种是香港历史建筑活化伙伴计划这种政府主导模式,历史建筑有很多问题其实都是需要通过政府介入来解决。专业人士要做的,是审核评判工作,真正起到监督作用。监督过程需要非常紧密,可以确保不会说最后搞砸了,甚至不可修复。

  他建议,创新活化共同体的组织管理模式,理顺公共部门、直接利益相关者和间接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关系,然后再展开分类活化,如果是独立型单体,可能就要对它的价值进行配套或者新型活化开发;如果是核心型单体,独一无二,而不是作为背景存在的,就可以选择完全独立的多态活化模式;如果是历史建筑群要进行旅游活化,像是古镇、古村,就可以选择系统综合活化模式。

  他还提出,活化既不能走纯粹的工业道路,也不能走纯粹的市场道路。“丽江古城、大理古城大家诟病很多,实在是人太多、商业太多了,这也不是我们希望的未来,要避免过度商业化。”他表示,要在集体记忆和公共利益的保存、私人生存权、财产权的天平中找到平衡。更重要的终极目标,是要激发遗产中蕴含的文化凝聚力,重建地域认同,恢复乡村造血能力,实现历史建筑的在利用中的持续性保护,并通过传承和发展传统文化,建构地域文化精神,增强基层文化的吸引力和自信,造就更多地方性的“建成遗产”,将历史建筑化为文化新地标。

  最后,他强调,活化是从传统开始,着眼未来,必须找到现代科技和创意的节点,可以借助现代创意和高新技术推动活化创新。

  ■专家研讨

  如何通过围楼活化保护推动乡村振兴

  中山大学旅游学院副院长、教授彭青:始兴旅游营销要打组合拳

  围楼的活化,应该注意将围楼最重要的文化元素营造出来。在这之前,就要分清楚哪些属于应该保护的,哪些是可以动的,哪些是不能动的,在此基础上,再谈活化。

  如何活化围楼?围楼的确可以做住宿,但是可能不舒服,而且消费升级以后人们对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在这样的要求下如果房子里没有卫生间你会住吗?如果通风不好你会住吗?天气很冷的时候你会住吗?”彭青提出,如果要对围楼进行住宿方向的改造,就要搞清楚房子的属性,针对文保单位和非文保单位,区别对待。

  “开发得好与不好,能不能开发,取决于有没有吸引力,这样就决定了有没有客人来,这是鸡和蛋的关系。”彭青表示,如果有吸引力,自然就有资本的投入,但是如果没有吸引力的话,这里怎么好都不会有人投入。她建议,始兴可以打组合拳,围楼是其中一部分,还可以将乡村、美食、农产品、温泉等包装起来。你想做多大,你想吸引什么样的游客,如果你想做高大上的,目前一定不行。

  从实操层面而言,可以借鉴莫干山的开发方式,引入一群有乡愁情怀的知识分子,做有榜样性的项目,带动当地的农民参与到这种项目里来,这才能够真正地吸引人,才会形成良性循环,可持续发展。

  暨南大学旅游研究所所长、教授梁明珠要用现代理念诠释围楼历史

  在梁明珠看来,始兴的旅游才刚刚起步,刚起步有刚起步的优势。“围楼哪些要利用,哪些要保护,厘清之后将新村、老村的界限拉开,不要揉在一起。”她建议,一定要处理好空间的相对隔离。从目前看来,始兴的围楼还处于抢救修复阶段,在这个阶段就做这个事,不同阶段做不同的事。可以将非国保、省保单位梳理出来,进行商业化运作。

  她提出,做民宿是围楼活化的一种方式,但做民宿一定要融入情怀、要用心,要让人们感觉到你这个空间给人家提供的不是原来简单的利用,而是费了心思提供可以增加体验感的新空间。“看一个古建筑,可能哪儿都有,但是我为什么到这儿看,这就是你需要用心去做、用心去创造、用心去发挥的空间。”梁明珠表示,围楼活化要跟全域旅游、乡村旅游结合起来。目前始兴的旅游资源还缺乏核心的吸引力,这个核心的吸引力是带动游客进入的基本条件,这是当务之急要解决的问题。

  她还强调,讲围楼故事的时候,不要总是就历史讲历史,应该有新的现代理念去解释历史。她举例道,石头铺的路,在中国人眼里可能习以为常,而且很多古建筑都有这样的做法,但在国外的解释中,这体现了“海绵城市”理念,能够很好的保护生态、维护水渗透。“我们期待关于始兴围楼的新诠释。”

  省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所所长庄伟光:围楼活化可通过“建、规、管”来实现

  “我们的村落自古以来是聚落而成,所以在村落里隐含着丰富而宝贵的文化遗产。”庄伟光表示,围楼活化和始兴的旅游发展,迎来很好的契机。在国家提出的乡村战略、精准扶贫战略以及文化振兴战略背景下,围楼的活化和保护可以通过建、规、管等具体措施来实现:建就是要形成全新的理念、建立完善的制度;规就是要科学的规划,使百姓和游客的利益能够在规范的范围内;管就是要形成管理的模式,管好旅游开发和保护。这样才能重构新型城乡关系,推动乡村文化自信树立,从而协调人民之间利益以及解决发展不充分问题,以及解决百姓对美好生活的需求以及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问题,实现共建共享共赢。

  广东财经大学旅游管理与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教授张伟强:红色基因是始兴围楼的一大亮点

  “谈到围楼,我们要放到粤闽赣大格局下来看。福建是土楼,江西是四角围楼,梅州客家是马蹄型的,始兴的围楼有自己的特点。”张伟强表示,始兴围楼是一村一围,这个围主要是防御避难功能。福建土楼是宗族聚居功能,而梅州围楼也有部分防御功能,更重要是聚居功能。珠三角的开平碉楼是聚居、防御合体的功能。它们各自的功能不一样,真正要商业化运作,首先要有个性。他建议,红围是抗战时期中共省委旧址,应将红色基因作为始兴红围的一大亮点加以弘扬和传承。

  谈及始兴旅游的核心吸引力,张伟强表示,单一靠围楼是不够的,要注入娱乐和度假的元素。比如丰富晚上的娱乐活动,除了温泉,还可以搞“轰趴”(HomeParty)。90后、80后、00后,他们喜欢什么内容,这就是需要考虑的。如果始兴围楼周边可以建成很优美的生态环境,比如说滑板公园,一拨年轻人就会来到这里尽情地释放。定向大赛作为体育活动的一种形式,介入到旅游目的地进行打造,将来“体育+旅游”,应该是始兴未来发展活化营销手段中很重要的抓手。

  ■业界探讨

  全域旅游时代如何 打造围楼旅游精品

  广东奥园文旅集团产业拓展总经理周洽强:围楼的价值远不能用金钱衡量

  一个文旅项目是否具有投资价值,要看几方面的要素。首先要看它能不能成为旅游吸引物,这是我们在文旅项目投资时要考虑的第一个问题。接下来还有,未来可拓展空间大不大、项目所属区位、可进入性的问题,第五个也是非常关键的,政府对项目是不是真真正正支持,社区餐饮能不能支持项目的落地。

  初次来到始兴的周洽强谈及对始兴旅游的体验时提到,围楼旅游的文化体验感觉还不够。除了每年一次大的活动,可以尝试一年四季有中型活动、每个月有小活动,甚至经常有各种各样的活动,这样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焦点,营造热点,发出声音。

  围楼的价值远远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它的投入绝对超出回报。作为企业来说也有社会责任。总体来说,要讲好始兴的故事,讲好乡贤的故事,讲好九龄故里的故事,讲好美丽乡村的故事,这样游客才会慕名而来,活化才能实现。
  中国古村之友创始人汤敏:调动公益力量活化围楼

  围楼,包括乡土风俗,未来可以成为重要的吸引物,让游客能以瞻仰的心态看它。它承载的可能是公共文化场所、非营利性质的场所,比如说博物馆、村史馆、家史馆、养老中心等,这些是回应精神问题的,而不是回应物质问题。“如果我们将这些场所回归到旅游上,就降低了它的价值。”

  汤敏提出,众人拾柴火焰高,可以通过公益的方式,比如公益慈善基金,能够将大量的乡贤和企业家利用起来。将公益平台搭起来后,它发展起来之后就会回哺乡野,回哺围楼,围楼的保护就能很好地开展下去。

  围楼认养是比较有效的办法。围楼认养之后还需要有比较多的配套行为,配套不一定是产业,可以是公共政策,社会力量参与,社会工作者的使用等。认养之后有一部分会变成经营主体的小体量经营,还有一部分可能变成个人收藏,但是更多是围楼需要变成新时期社会服务场所,类似研究中心、民办幼儿园、民办非遗传承工作场所、民办养老机构等。另外,成立始兴围楼保护基金,面向公众募集一部分的资金,加上政府的补助,通过这样的方式可以解决资金的问题。

  “现在很多古建筑商业氛围太重,有很大的批评声音,就是因为社会公益的力量没有调动和参与进来,只有义和利合在一起,这件事才能得以为继,但是又不那么铜臭,这是符合精神和文化持续增长的需求。”

  巅峰怡广旅游产业基金副总经理高磊:提高始兴围楼的辨识度

  始兴的围楼是否具有投资开发价值?高磊举例道,旅游投资可以分为从0到1,从1到10,再从10到100三个阶段。在他看来,目前始兴整个旅游状况并不是完全处于0。待基础设施有所完善,能够有自发的游客前往,将有望逐步吸引投资商。

  具有吸引力的旅游精品,才可能具有投资价值。“目前以始兴的条件来看,可以先抓几个点,比如要有一张照片,要有一张经典的照片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始兴的围楼,它的辨识度要非常高;又比如讲好一个故事,围楼怎么来的、客家人怎么来的;再是做好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可以是一个非常好的民宿,也可以是一道菜,这道菜只有这里有。将这些做起来之后,就有了辨识度。文化旅游精品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日积月累的丰富沉淀和打磨,走好第一步后面就可以慢慢磨炼更好的精品。”

  江苏姑苏园林旅游投资控股集团执行总裁伊能丽子:将围楼作为标杆 活化周边配套设施

  “围楼就是一个文化的魂,作为标杆放在那里。”伊能丽子表示,围楼的空间相对比较小,开发住宿可能不适合、不舒服,因此要往更多元化的方向尝试,做成适合旅游的产品。旅游就是吃喝玩乐,来这里不是为看一眼而来,才会多次来、才会多次进行享受。她建议,可以将围楼作为标杆,同时整合整个区域的资源。

  “将历史文化遗产和当地资源有机结合,需要政府的决心和毅力,这是非常重要的。”她强调,旅游有环境的问题,而且要有文化,文化是标杆,是精神性的,就像汤总说的是用来瞻仰,而不是拿来用的。始兴更多要考虑围绕围楼做好让游客享用的配套,包括当地软性的实力,比如说特色的餐饮、特色的民俗文化,结合特色的场地和环境,以及旅游的软性配套。

  (撰文:周人果 马华 摄影:吴伟洪 编辑统筹:李江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