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都市报整版报道:华工学生吴观众休学创业:我的偶像是爱迪生

被食堂阿姨算错饭钱 发明餐具刷“脸”买单

  南方都市报12月7日整版报道(记者 向雪妮 陈志刚 实习生 刘嘉琳 林静怡)“单价6元、数量1份,单价8元、数量1份,单价0.5元、数量1份,共计14.5元。”每日例汤、招牌烧鹅和米饭是小刘挑选的午餐,他把选好的菜品放到结算台上,面前的显示器就会立刻显示出这顿饭是多少钱,随后刷卡支付即可,整个结算过程只需要大约3秒钟。

  事实上,在佛山高明这家企业的一个食堂里,已经不见食堂阿姨心算结账了———两台双通道的视觉结算机器的引进,基本实现了食堂结算无人化,快速高效。而这个餐具刷脸结算餐费系统,研发人之一就是华南理工大学自动化科学与工程学院控制工程专业2015级研究生吴观众。

本科时就尝试创业 搞俩项目都失败了

  “说来你可能不相信,我的偶像是爱迪生。”被问起为什么选择创业、怎么想到研发这台机器,吴观众一脸正色说道,从小就爱鼓捣些小发明,而且有过创业经历———“本科时就尝试过创业,搞了两个项目都失败了。”

  他崇拜爱迪生,却不是说说而已。手上握有三项发明专利的他,高中时物理成绩就特别好,“那时候就喜欢发明,想要创业,想要像爱迪生一样不仅仅会发明,还能创立对社会有用的企业”。

  “高中时我没有住校,只能骑电动车上下学,苏北的冬天骑车手很冷,我就在车把手上动起了脑筋。”吴观众回忆说,那时他正在学焦耳定律、电阻发热等物理知识,于是他买了电阻丝、电压表,自己鼓捣出了一个电动车把手上的“电热毯”,“我爸爸帮我去申请了专利,但是由于电动车电瓶本来就有限,这个发热装置实际应用起来不太现实。”

  上大学后,他先后尝试过两次创业,“第二次差一点就能成功”———那是在2012年,吴观众刚上大二,学校引进了一批观光车作为校车,在乘坐校车的过程中他发现,发车时间不确定,有时候不得不等很久才能挤上校车。

  “当时我和我的同学就在观光校车上安装了定位器,并在每个站点安装电子站牌,这样一来就能从电子站牌上看到校车还有多久到站。”吴观众和他的同学选择了比G PS成本低的定位设备———433MHz无线通信模块,精确度能达到5米以内,这个项目也申请了专利。

  学校后勤全额资助、前期测试效果良好、市场调研潜力可观,项目正要全面上马的时候,却在最后安装的环节受阻,最后不得不放弃。

被食堂阿姨算错饭钱 想到了食堂无人结算

  “有的人想找工作,有的人想读研,我就是想创业。”大二那次创业失败并没有让吴观众丧气,反倒让他积累了一些经验。

  他发现,做电子站牌项目的时候,很多元器件都是从广州发货的,“器件购买、设备制造广州这边的成本都低很多。”大三时,他便开始专心准备保研,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华南地区最好的理工院校———华南理工大学。

  2015年底,研一的他有一次在华工食堂的自选餐厅吃饭时,遭遇了一场排队后,食堂阿姨还算错了饭钱。这让他不禁联想到他正在参与的导师的无人超市项目。食堂是不是也可以无人结算?图像识别技术又能在其中发挥什么作用?

  “图像识别运用范围其实很广,比如人脸识别支付,手机刷脸开锁,高铁站刷脸检票。”本科也是自动化专业的吴观众对图像识别领域一直非常关注,彼时的他相信,将来图像识别一定能火起来。

  于是,他找到了和他一样有创业激情的小伙伴,从两人团队开始,不断优化算法完善程序。

创业大赛上遇到伯乐 创业概念获落地成真

  然而,将一个创新创业概念逐步具体到一台摆在客户面前的机器,不仅需要过硬的业务能力,还要有专业的商业团队,“我在跟导师的项目时学到最多的就是怎么通过了解用户的需求把产品做得更好”。图像识别正是他所钻研的领域,显示器、刷卡机、扫码器、摄像头、电脑主机,组成了这台视觉结算系统机器的全部。

  这个两人组成的纯技术团队在刚开始面对市场、客户、竞品的时候显然有些蒙圈了,他们只懂技术,不知道客户喜欢什么,外观要怎么改善,交互界面要怎么设计。

  时间回到2016年7月初,做衬衫的溢达集团举办了第四届“溢达全国创意大赛总决赛”,来自华南理工大学的吴观众和他的小伙伴们以“一种基于图像处理技术的智能硬件新媒体平台”项目获得大赛一等奖。

  溢达在高明有23000名员工,要解决他们的吃饭问题真心不容易。虽然2015年食堂引进了自动打饭机,但还是觉得效率不行。广东溢达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马伟萍是创意大赛的评委之一,她看到吴观众的创意项目与公司食堂的需求非常契合,于是把参赛的学生团队推荐给公司餐饮部门。历经8个月的研发和改进后,这套“视觉结算系统”终于上线!

  “芯片结算的机器在全国有很多食堂在使用,而我们基于图像识别技术的产品优势更加明显,所以我相信它的市场潜力。”把爱迪生视为偶像的吴观众野心不止于此,未来,他和他的团队想在节能产业、智能家居等领域拓展图像识别技术的应用,成为民用图像识别处理的引领者,“因为我们做的东西是好东西,所以我希望更多人能享受技术带来的便利”,他说。

解码黑科技

图像识别餐具 即时读取价格

  “核心就是人工智能中的图像识别技术。”吴观众说。“同样的青椒炒肉丝,不同的师傅做好后呈现出来的品相不一样,把一盘菜放到机器面前让它去识别是哪一道菜目前还比较困难。”于是,吴观众和他的研发团队把识别的对象转移到了餐具上。

  长方形盘子里的菜是8元一份,椭圆形盘子里的菜6元一份,小方形碗里的米饭0.5元一份,如此设置之后,不同形状的餐具与不同价格一一匹配,只需要自选食堂里的师傅按价格把菜放到相应的餐具里,在结算时这台机器就能快速在镜头下识别餐具形状,从而读取价格,准确算出一顿饭的价钱。“可以精确分别出4.5寸和4.8寸的餐具,”吴观众介绍道。

  这台机器不需要事先大量输入每一道菜的图像和价格,也不需要额外添置餐具,可以随时录入新的餐具形状和相应的价格。“放上新形状的餐具,选择录入,在触屏显示屏上输入价格,然后保存即可。”吴观众说,如果有新形状的餐具需要录入价格,食堂工作人员经过简单培训就可以操作。

  除了前端快速结算系统,这台机器还能通过前端快速结算系统收集食客消费数据,并上传至云端进行菜品识别等分析工作,最终可以生成饮食数据报表,从“哪道菜最受食客欢迎”到食堂运营情况的“体检表”,都可以提供给食堂负责人。

  “基本上把算账阿姨从紧张的工作中解放出来了,使用简单,投入低,精度高,识别快,易维护”。上午11:30左右,食堂里迎来了一个用餐的人流高峰,打菜窗口边十几名来就餐的员工排队打好饭菜后,自觉前往这台机器跟前扫描支付,放好托盘,菜价、数量和总价一目了然,读卡机上也随之显示应付数额,然后刷卡支付即可,3秒钟搞掂全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