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媒体华园

中国文化报:老年人新“数字鸿沟”现象与思考

时间:2021-12-27单位:党委宣传部浏览量:268

分享到

  中国文化报12月21日讯(作者杨蔚,系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中国正迈入中度老年化社会,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2020年,我国65岁及以上人口总数约1.91亿,占总人口的比重为13.5%(国家统计局2021年)。与老龄化问题相伴而来的,是科学技术和社会文明的高速进步。以智能化、数字化为主要形态的科技革命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人际交往、社会文化等,在带来新的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挑战——老年人面对的“数字鸿沟”问题。2020年11月24日,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切实解决老年人运用智能技术困难的实施方案》,专门针对老年人出行、消费、文娱、医疗等服务场景,解决老年人智能生活服务问题,变数字鸿沟为数字红利。

  数字鸿沟是一个发展的概念。这一概念最早见于上世纪90年代美国的一些媒体报道和政府公告中,主要是指技术接入拥有者和技术接入缺乏者之间的差距。这一理论强调,不同的社会群体对互联网的可及性和使用能力上的差异,并因此相应地将它们称为第一道数字鸿沟——接入沟和第二道数字鸿沟——使用沟。随着技术进步,数字信息依据新的传播方式推送,海量且良莠不齐的信息考验着人们信息获取理解和整合批判的能力,因此,第三道鸿沟——素养沟的提法又应运而生。数字鸿沟使人们意识到在数字时代信息获取的不平等,并将这一议题发展到社会、政治问题的讨论中。从此视角出发,我们发现,数字社会代沟正在成为老年人的新数字鸿沟。

  “代”最早是一个生物学概念,后来被应用到人类学和社会学领域。德国社会学家曼海姆认为“代”的问题是社会变迁下的动态过程——在生物学上同时代出生的一代人,经历了相同的社会文化背景,具有相接近的价值观、生活模式、知识信息结构以及社会行为方式,共有集体记忆,变成“现实代”。社会学家周晓虹最早注意到数字化媒介对“代”的影响,认为媒介不仅“关乎信息更关乎生存”,并强调媒介对社会结构和人类心理认知的影响——“大众传播媒介的发展本身也可以是划分不同代际的利器”。

  老年人与年青一代的代沟,因为人们日常生活、社会管理方式、文化娱乐等高度卷入互联网,而被打上了数字时代特定的色彩,比传统意义的代沟更为复杂和无法预期。如果说,接入沟更多的是经济和技术等物质层面的条件决定的,使用沟和素养沟是使用、接受和判断的能力问题带来的,那么数字社会代沟,就是数字时代社会结构、代际差异等更深层次的社会问题引发的。随着媒介社会的逐步成熟,社会对数字技术的依赖越来越深,数字社会代沟问题将越来越凸显。接入沟、使用沟、素养沟随着技术的普及、代际的更迭、媒介环境的净化等会逐步减少,数字社会代沟将会成为数字鸿沟的主要表现形式,所以它是数字鸿沟的新问题。我们根据数字鸿沟的概念,把它称为数字鸿沟的第四道沟。数字社会代沟主要有以下几种表现形式:

  第一,数字时代,屏蔽、算法的应用以及同辈人熟人关系的信息传播模式,使老年人的“信息茧房”越是“牢固”,与年青一代的文化圈层越是“隔离”。自媒体为年青一代提供了充分展示自我、表达自我的场域,他们的话语建构能力很强,成为网络文化和网络世界游戏规则的主要创造者。老年人难以进入年青一代的文化圈层,与他们形成共鸣。

  第二,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借助朋友圈、微博、抖音展示生活,在一些平台还出现了老年网红。但是在老年人的叙事里,少见他们的身份表达、话语建构,以及讲述丰富人生经验、寻找平凡智慧的意义寻求。社会和媒体也少有有意识的引导。这些都加深了老年人的刻板印象,近年的“广场舞大妈扰民”“倒地老人反讹学生”“轻信谣言”“不戴口罩”等信息频现。原先集聚于网络“小圈子”中的代际冲突演变成大众议题, “老人变坏, 还是坏人变老”充斥舆论空间。在这一边倒的声音中,老年人自身的话语建构缺失了。

  第三,年青一代凭着新媒体技术的优势,拥有平台发声的机会,他们拥有前所未有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问题的网络参与机会,他们不失时机地表达诉求、发表观点,表现出对社会问题极大的参与热情。像帝吧出征利用圈层文化,追逐社会生活的热点问题,表达自我的独特观点,用娱乐方式表达朴素的爱国情怀,用平等轻松的心态对视世界。年青一代对社会的参与方式逐渐得到社会的认同,并拥有了更多的发声机会。老年人因为数字使用沟、素养沟的巨大障碍,在网络空间参与社会文化生活、表达态度观点上,技术上不具备优势,主观意愿上也欠缺主动性。老年群体的利益在网络空间的表达渠道不畅,这就使本身就处于弱势地位的处境变得越发困难。

  第四,数字社会的年青一代,他们与人的交往关系不仅仅是现实的强关系,更多的是互联网上建立的弱关系,而老年人习惯于连接现实基础更多的强关系——血缘、业缘、地缘。血缘代际交流沟通越来越依赖网络空间来联系,代际现实空间距离被无形加大,亲代之间信息的不对称会造成更多的矛盾和隔阂,也使各自的生活和观点更加固化,形成了各不相同的生活世界。传统代际矛盾往往在传统的互动模式中隐而不显或发生频率不高,而数字时代代沟问题更加显性和频繁。代与代之间差距不断地断裂和弥合、拉远和拉近,代与代之间的依赖性减弱。

  最后,是老年人在现实社会和网络社会的身份认同问题。老年人退休后因为社会参与度下降、价值感降低等,有与社会的疏离感,这是传统代沟里就有的身份认同问题,而虚拟网络世界更加大了这种疏离感和无所适从感。

  老年人新数字鸿沟即数字社会代沟问题,较之于前三道鸿沟更具有复杂性和治理难度。国务院出台的文件实施方案体现了国家治理的决心,社会各界也应采取切实可行的方式帮助老年人逾越鸿沟。

  除了解决老年人网络使用问题,社会各界更要关注老年人数字社会代沟问题。在增强老年人数字生存能力教育的同时,重视老年人数字社会的社会资本、社会资源的公平共享。在老年群体的数字教育目标上,关注他们社会及家庭的身份认同以及代际理解,增加与年青一代群体之间的沟通与交流,在数字世界里建构代际友好、彼此尊重的代际文化。在数字社会融入方面,培养老年人积极利用新媒体参与社会,增进社会更广泛群体的理解与支持。

  在顶层设计上,一方面注重面向老年人的数字友好度,另一方面积极跟进老年人适应数字生活的适网教育。社区是老年人融入社会生活的最基层单位,可以通过老年大学,围绕社会生活场景进行项目化学习,提升社会生活的融入度。社区网格化管理中,通过切实有效、到位的管理服务,增强他们触网能力和社区社会生活的参与热情。家庭通过“数字反哺”的方式,推进代际学习、代际理解,减轻疏离感。老年人自身也要主动塑造积极的形象,展示老年群体的独特魅力,通过参与社会生活提升价值感和幸福感,以积极开放的心态拥抱数字生活。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