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媒体华园

新华社突发事件管理月报:构建“三体三化”应急响应机制 降低公交营运突发事件风险

时间:2022-03-15单位:党委宣传部浏览量:550

分享到

  新华社突发事件管理月报2022年3月刊登

  【事件回顾】

  2 月 12 日,沈阳市一辆 232 路公交车在行驶至皇姑区黄河南大街与宁山中路路口附近时发生爆炸。爆炸发生时,有巨响和火光,事后公交车两侧的玻璃已基本碎裂,前挡风玻璃破损,车门变形无法打开,说明当时爆炸威力不小。这场爆炸导致 1 人死亡、2 人重伤、40 人受伤。

  公交营运车辆是日常出行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由于容量大、载客多,一旦遇到突发状况如起火、交通事故等,往往会造成较大人员伤亡。

  【专家点评】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赖文波、中国矿业大学特聘教授佘廉就公交营运突发安全事件进行评析,并提出以下观点和建议。

  一、公交营运突发安全事件易对社会造成极大危害随着工业化、城镇化持续推进,高度发达的公共交通体系串联城市各处生产生活空间,承担着公众安全的重大责任。尤其是公交车辆,由于暴露度、集中度、脆弱性较高,其营运过程中发生的突发公共安全事件层出不穷且社会危害极大,也往往易引发形成复杂多样的交通灾害链、事故链。这不仅增加了风险防控和应急处置的复杂性及难度,也对地方政府和基层的综合应急响应机制有极高的要求。

  在公交营运突发安全事件中,由于公交车辆的内部空间环境封闭狭小,安检设备缺失,人群成分复杂,因此在突发安全事件中具有预警机制弱、突发性强、控制力弱、救援阻力大等特点,大大增加了此类事件的恶性程度。因此,亟需减少恶性事件发生频率、提高救援链的快速反应、降低后续可能出现的舆情危机。

  二、公交营运突发安全事件的致灾因素城市公交营运过程可能遭遇的灾害类型包括自然灾害和人为灾害,其中爆炸、纵火等人为灾害具有更大的恶性性质和社会影响。

  根据各大突发安全事件发生情形,公交营运突发安全事件的致灾因素可分为三类,分别是人群(包括乘客和驾驶员的危险行为)、车体(包括安全设施配置不足、车辆超载、设计缺陷等)和环境(包括破损道路、异常天气、周边交通事故等)。

  就致灾人群而言,乘客往往是主要诱因。当前公交运营过程中对于客群的安全管制措施仅依托车内播报和张贴的安全须知,管制力极弱。由于公交运营过程中人群安检程序缺失,因此对于危险品的管制措施较弱;且由于公交车上的人流呈现潮汐特征,在高峰期时段,驾驶员对于车内环境的感知力和控制力将大大减弱,这都构成突发安全事件发生的隐患。

  公交运营车体安全主要由车辆本体质量和车辆内部监控设施、逃生设施等安全保障设施构成。公交车体安全设施配置问题日益受到重视,众多地方政府已经采取在车辆内部安装一键报警装置、烟雾报警及自动灭火装置等措施,大大提升了车体的安全性能,但对于车辆超载仍难以践行有效的管理手段。除上述问题之外,车体设计缺陷等其他致灾因子问题目前仍难以通过预防得到有效解决。

  环境安全具有更多的不确定性,公交营运过程有可能受到道路、天气、人流、车流、交通事故等多种因素的阻碍,其安全主要依赖驾驶员的安全素质和应变能力。

  三、构建“三体三化”下的公交营运突发安全事件应急响应机制

  在应对城市突发公共安全事件时,核心目标应该是最大程度降低人民生命安全和财产安全的风险,因此,建议通过优化“三主体”响应机制、完善灾害三化阶段性建设,进一步降低公交营运的灾害安全风险。

  (一)优化“三主体”响应机制

  优化车体应急响应。一旦有异常情况发生,车体应有对应灾害的快速装置,包括即时向指挥中心发出警报的自动响应装置、排除危险源的灭火防爆等装置以及辅助逃生的安全门窗自动弹出装置等。

  优化受灾人群应急响应。驾驶员和乘客承担突发安全事件的最大风险,时时刻刻受到生命安全危胁,因此,应在上车前进行公交营运防灾避难教育,并在突发安全事件发生时第一时间尽快组织逃生、积极自救。

  优化周边救援群体应急响应。由于公交营运突发安全事件在空间上呈现出点位式、爆发式特点,事件发生地的周边应急响应点极有可能由于交通拥堵而造成医疗急救链的断点。在多项交通事故应急仿真模拟的案例研究中,交通拥堵和延误、无线电信号拥堵等都是延长救援响应时间的重要因素。此时,周边人群主体将成为最迅速、最有效的应急响应途径,大大降低重伤和死亡人数。

  (二)完善灾害三化阶段性建设

  灾前:应急教育日常化建设。应急教育应当深入各年龄段、各类型人群的日常生活中,保障受灾人群有应对突发安全事件的知识体系和行动能力。尤其应对驾驶员进行定期安全应急能力培训,全力减少排除、撤离危险区的时间。

  灾中:救援设备智能化建设。在突发安全事件爆发时,提前从技术上保障救援工作时效性、救助人员安全性、医疗救援及时性,防止事故灾害链的进一步扩大是救援的重中之重。救援设备的智能化以效率为首要目标,将大大提升受灾人员、救援人员的生存率。

  灾后:舆情应对可控化建设。从各类突发安全事件后期舆情发展来看,衍生舆情的演化规模往往与原始舆情叠加交互,若不及时跟进管控,易形成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导致更大的次生危害。因此,公交营运突发安全事件应急响应机制应重视灾后舆情的可控化建设,对网络舆情实时监控、即时预警,及时披露。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