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媒体华园

南方日报:王世福:社区与社区设计师:设计赋能 共同进步

时间:2022-03-30单位:党委宣传部浏览量:358

分享到

  南方日报3月25日讯 社区作为市民生活的日常场所,是至关重要的城市细节。近年来,广州推行社区设计师制度,在别具匠心的设计之下,一个个口袋公园,一座座变电站,甚至一个个公厕、垃圾站都变得美观实用,不仅成为城市独特的风景线,更是市民心中的小美好。

    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为人民。本期观点邀请专家学者共同探讨广州应如何深入推进社区设计师工作,在致广大而尽精微中不断提升城市规划设计水平,推动城市高水平建设、高质量发展,加快实现老城市新活力、“四个出新出彩”。

    主持人:周甫琦 朱伟良

    王世福: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

  快速城镇化深刻改变了中国城市的社会秩序,城市社区成为最基本的社会治理单元,也是人们实现美好生活愿景的基本空间单元,随着城镇化增速的放缓,生活水平的改善、新冠疫情的冲击,定居感、安全感的基本需求与认同感、幸福感等高级需求均显著提升,但陌生邻里组成的城市社区则缺失了传统乡村血缘共同体和计划时代业缘共同体所拥有的共同感,这是当前社区工作的深层痛点。


城市社区有待培育家园精神

  城市社区实质上是人们的生活空间共同体,是以社区成员及其家庭为分子组成的化合物,其成分、状态和关系的总体构成了一个外延扩大的“家”的概念,是社区成员在城市中实现个人梦想和家庭发展的物质支点和精神家园。社区的物质空间是建造商和设计师提供的“外壳”,体现在住宅布局、公共配套、景观设施等方面,大致决定了生活相关的功能支持和品质状态,而社区的精神空间则是使用者和管理者定义的“内里”,体现在环境维护、邻里氛围、共同行动等方面,大致反映了社区成员的价值观念和行为特征。

  实际上,一群陌生人选择了同一社区居住,就是社区建设的初始,随着居住生活产生的交往和互动,共同事务的出现会促成不同社区氛围的形成,也是社区精神的渐进孕育过程。但是,当前中国社会仍然是以家庭为单位忙于就业、就学,社区事务则属于比较外部抽象的范畴,必要性参与与实质性参与的内容也相对少,且相对次要于家庭事务。只有当社区问题具体地影响到家庭生活时,才会产生一定程度不得已的响应,还往往受到时间成本、沟通成本等诸多约束,导致社区文化的形成和社区精神的培育总体上缺乏主动意识和促进机制。


设计思维促进社区内涵进步

  为社区做设计,就是在有限的空间、资金条件下,以及众口难调的情景中,寻求解决社区具体问题的可能性。与一般的社区工作相比,社区设计是引入设计思维来认识问题,通过多方案多途径比较、建立并描绘共同愿景目标,并进行协商来解决问题,其具体议题可能非常小微、其设计方案可能非常质朴、其实施建设可能非常平凡,但其寻找并实现社区“最大公约数“的过程却是非常有意义,社区设计过程中,有事好商量、事事能商量,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约定俗成、共谋共建,除了共同家园的问题得以解决,还逐渐培育了社区共治的价值理念、规章约则等,哪怕仅仅是一份经过争吵辩论让步共识的小小社区公约,也是社区集体行动能力的一次进步,是社区治理体现全过程人民民主的生动写照。

  社区设计师,一般是指从事规划、建筑、景观、市政、交通设计的专业人员,通过志愿行为或政府委派进入社区,以参与式设计的方式提供在地知识,协助社区或基层政府推进社区问题的解决或者社区品质的提升。作为新时代设计师角色的进步性在于充分体现了设计的社会责任感,其本原角色可以给社区带来审美赋能,其设计思维可以给社区带来创新氛围,而同时,社区设计的过程也是一个理解他人和促成共识的挑战,社区不同成员往往抱怨各种问题和各种困难,只有换位思考、利他利公的思维与工作方式才能有效推进社区协商进程。

  一般而言,社区设计师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在地伴随的专业知识加上团队协作精神,有助于激活社区成员的交互、搭建多元协商的平台并促成集体共识的决策。一旦共同缔造的社区事务得以实现,社区作为共同家园的精神内涵得以提升,设计的社会意义就得以彰显,设计师的社会能力也会得到显著提高,角色内涵也超越了一般的专业者,还能够扮演组织者、倡导者、协调者、教育者、行动者的多样角色。因此,社区设计的过程就是社区与设计师双向赋能的共同进步过程。


社区设计师需要制度保障

  在城市治理转型的多元共治要求下,社区设计师成为一种专业技术与社区治理结合的积极探索,是践行“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为人民”重要理念的有益举措,是专业人员了解社情民意,输出专业知识,解决社区问题、满足社区需要的“为人民设计“的过程,其意义在于动态化、日常化地解决城市与社区发展所面临的复杂问题。社区设计师的专业知识在地伴随社区治理与建设,实际上起着分担政府职能、促进公共意识、赋能社区自治的综合作用,需要获得自上而下的赋权和自下而上的认可,应建立相应的长效机制。

  自上而下方面,需要制定相关政策文件、技术指引来明确社区设计师在城市规划建设管理过程中的工作内容与成果采用程序。城市规划职能部门对设计师的角色授权以及对经过社区共识程序形成的专案许可,是支持社区治理有效性的重要机制。区政府、街道办的基层联接作用也非常重要,是建立社区与设计师之间互信的基础,也是实施社区治理、确定社区决策的重要行政协调平台,有条件的情况下也可以考虑在街道设置“社区设计办”的专职岗位负责统筹社区治理与城市规划的协调,构建接地气的人民城市治理体系。

  自下而上方面,社区设计师虽然有相当程度的行业精神和社会责任作为志愿性支撑,但仍然需要相应的荣誉和权益方面的机制保障。社区设计师的角色期望来自各方对于规划知识、设计思维在地性伴随的期待,兼具专业服务和社会公益的性质。荣誉方面,应结合设计行业开展广泛的经验交流,纳入城市文明宣传的鼓励表彰,鼓励更多的设计人员参与社区设计;权益方面,应结合政府购买公共服务、专项设计基金、受益者合理委托等支持社区设计师作为专业者角色付出的部分,显化设计促进社会进步的意义和价值,培育更可持续的政府、社区与设计师协同创新的合力,共同缔造美好幸福社区,以更精细的“绣花”功夫支持城市社区实现新活力,推进“以人民为中心“的高质量城市治理体系建设。

返回原图
/